有了第一胎在醫院不愉快的生產經驗後,內人正在猶豫第二胎在那兒生,正好她有些朋友是居家生產,感覺還蠻好的。內人跟我提,請助產士到家裡生。我直覺反應是〝反對〞,顧慮到安全問題。後來她帶我到助產士那兒,看了錄影帶,經過說明。我放心了,就算不放心,也不願內人再受醫院的氣。


這回啊!好了她,卻累了我。事情是這樣子:就在921之後,小baby被搖醒,他想出來了。陣痛愈來愈密集,通知助產士,她交代了注意事項。時間漸漸過去,入夜了,陣痛還是不到生產標準,這時怪事開始發生。平常12點多才睡的哥哥,10點就睡了。這時內人陣痛加劇,呼吸急促,不時站著吸氣,體力已快耗盡,助產士要我幫她沖熱水澡,促進血液循環。在家的好處就是,站、坐、蹲、躺隨你高興,舒服就好。


時至凌晨12點,老大醒了,開始哭鬧,他彷彿看到媽媽站在床邊,扶著櫃子,痛苦的急促呼吸。但我可以肯定他沒睜開眼睛,為何會大哭呢?趕緊抱起,搖睡才不會礙事。但他愈哭愈厲害,我就抱他走來走去,他一下指著要去客廳,一下要去房間,一下浴室。到了浴室,他不斷看著屋頂四個牆角,那眼神讓我毛骨悚然,彷彿看到什麼,於是抱他到阿媽拜拜的神龕處,拿起兩串唸珠,讓他一手握一串,再回到浴室,他稍微平靜,但還是掙扎不安。這時我已汗流浹背,顧不得孕婦了,還好有她三位朋友來家裡陪產,我可專心弄小孩。時序已凌晨兩點,我抱著不安的孩子去路口便利商店等助產士,一直等到三點,助產士到了,孩子也安靜了,我汗溼的衣服也乾了。


之前助產士交代:「居家自然生產很簡單,只要準備麻油、燒開水、乾淨床單。」我將麻油、床單這兩樣東西交給助產士,重責大任就交給她了,暫時沒我的事了。她在床上鋪一張塑膠布,再鋪上床單,再墊上消毒紗布,這些事後都要全部丟掉。她招呼內人,準備生產。


六點多了,全員戒備,有我、大兒子、內人的三位朋友、還有媽媽(婆婆這次竟然沒反對,不像餵母奶,一直唸一直唸一直唸。反倒是輕鬆的說:「我們以前都嘛助產士接生的。」)


快七點了,大家都累了,安靜的陪伴著,只剩孕婦跟助產士還在努力。突然!「出來了!」「看到頭了!」一陣喜悅。沒多久又靜下來,氣氛轉為凝重,孩子卡住了。助產士說:「臍繞頸。」頓時大家都緊張起來,只有兩位當事人平靜的繼續進行。內人還對助產士說:「慢慢來,不要急。」真是有大將之風啊!大家是嚇死了。只見助產士慢慢掏出一節臍帶,兩頭夾起來,要我這做爸爸的親手剪斷臍帶。臍帶還真有韌性,剪半天才剪斷。接下來助產士要我幫忙,從上腹部向下加壓,配合內人用力,123123,用兩次力,小baby就順著產道滑落在紗布上,助產士稍事擦拭小baby ,就讓他趴在媽媽胸前吸奶,小傢伙比他哥哥幸運多了,一出生就吃到初乳,內含大量來自媽媽的抗體,難怪他4歲前都沒吃過藥。稍後助產士用麻油幫小baby擦拭身體的。並約好兩天後來幫baby洗澡、打預防針。之後又來關心一次。我們為表感謝之意,包了一個紅包,她婉拒了。昨天正好電視新聞在報導醫師指定費。我們生老大時,醫院也主動要求收取醫師指定費,動刀兩萬,順產伍千。相較之下居家自然生產真是方便、舒適、又便宜。


七點多了!母子平安,我也顧不了家裡沒豬肝、沒雞,上班去,因為那天很重要,經過921幾天休市,加幾天下跌,我知道當天會觸底反彈,客戶會買股票,我不到不行。開盤接完單,就趴著睡到收盤。聽說婆婆煮了麻油雞蛋,酒加太多,內人也喝醉了。這就是我家老二出生當天的情形,雖然一片混亂,但卻成為我們全家最溫馨的回憶。

創作者介紹

安齊廚房~全麥達人

全麥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